供水规模约占全市的22%

社会广为关注的黄浦江死猪事件,仍待有关部门进一步披露信息。截至目前,上海已经从黄浦江打捞死猪8000多头,上游的浙江嘉兴收集死猪3000头。

为了确保上海饮用水安全,上海宣布在出厂水9项指标每天监测一次的基础上,重点开展了菌落总数、总大肠菌群、耐热大肠菌群等微生物指标的检测,检测频率提高至每4小时一次,余氯检测也在实时在线监测的基础上提高至每1小时一次。

农业部调查组组长、国家首席兽医师于康震16日说,当地生猪死亡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当地生猪饲养量大,散养比例高,正常生猪死亡淘汰数量相对较大;二是去冬今春当地雨雪寒潮天气多,气温变化大,仔猪抵抗力下降,圆环病毒感染和腹泻等常见病引起死亡率较往年偏高。

嘉兴市南湖区治水办主任沈铭说,近年来,嘉兴市要求养殖户进行粪便干湿分离,集中收集等,取得一定效果,但养猪基数太大,整体环境改善并不明显。

分析人士指出,嘉兴地区生猪养殖看起来规模很大,实际上仍然属于小农经济,缺乏现代农业要素,特别是安全生产管理体系明显缺位,例如对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,花费的成本谁来负担?

记者走访嘉兴多个村庄发现,病死猪丢弃在河道、路边、废旧灌溉设施等处的情况较为常见,由于江南河道相互贯通,死猪在河道腐烂、变质,有可能造成水质污染及传染病等问题。

但另一方面,生猪产地的污染问题越来越突出。嘉兴市环保局副局长余鸿伟说,13万多户农民养了700多万头猪,一头猪每天的排泄物相当于6到7个成人的排泄量,由于是混合饲料饲养,气味非常难闻,成为嘉兴最大的污染源。

由于嘉兴同上海接壤,自上海市区禁养和限养生猪后,大量生猪养殖转移到嘉兴地区。到目前,嘉兴每年有200万头生猪供应上海市场,占出栏量的一半左右。嘉兴当地干部群众说,嘉兴为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的肉价稳定作出了很大贡献,但也付出了环境代价。

浙江省畜牧局副局长戴旭明告诉记者,养殖过程存在一定比例的猪死亡现象,由于嘉兴地区的养猪基数很大,死猪数量每年都有十几万头,处理起来十分困难。

嘉兴市环保、畜牧、水利等部门要求进行无害化处理,并且采取了“河长”包干管理等办法,但效果并不理想,死猪乱丢现象仍然普遍。

嘉兴市表示,2013年以来,嘉兴市因养殖条件、养殖技术、气候等因素死亡了7万头猪。目前未发生生猪疫情,有关部门对打捞和收集的死猪进行了无害化处理,但是,确实存在一些死猪乱扔的情况。

一方面是城市猪肉需求不断增加,另一方面是乡村家庭式养猪密度不断提高,以至于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难以为继,一旦气候变化和病害传播,小农经济的脆弱性日益显现,黄浦江死猪事件向人们敲响了生态安全的警钟。

据了解,嘉兴地区处理死猪的农户每头可以获得80元补助,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因为死猪数量太大,补贴不到位情况突出。同时,对病死猪的处理主要采取厌氧发酵,需要占用土地,而现有土地资源处在超负荷状态。

据了解,受波及的上海市9个自来水厂,供水规模约占全市的22%。上海市水务、环保等部门一开始就加强了黄浦江水源水质的监测,对饮用水取水口加大监测密度和水面巡察。据持续的监测分析,黄浦江上游原水水质较为稳定,所检测的水质指标与去年同期相似;松江、金山、闵行、奉贤等供水企业的出厂水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。

到11日,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正式对外发布消息说,有关部门对松江水域收集的部分生猪耳标进行了信息核查,初步确定这些死猪主要来自浙江省嘉兴地区。

戴旭明说:“此次死猪事件,对粗放的养猪模式敲响了警钟。”嘉兴市有关部门表示,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推进养猪产业结构调整,实现养殖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有机统一,彻底解决猪粪围城、死猪围城的局面。(记者王政 裘立华 陆文军 李荣)

此次死猪事件的发生地,距上海黄浦江上游取水口较近,所以其引起的直接担忧是,会不会对上海的自来水水质产生影响?